名媛不是有钱的爹或丈夫,而是骨子里的优雅


2016-04-16 潇湘书院
分享: 原文链接

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




这句很有哲理的话不是范主说的,而是福楼拜说的。今天要分享的这位名媛,便是这样一位始终保持贵族风采和尊严的人。无论花园洋房还是身陷囹圄,她的优雅始终如一。



生而优雅,具备名媛的一切条件


她叫郑念,原名姚念媛。改名“郑念”,是为了纪念因病早逝的丈夫郑康祺


她出身不凡,祖父是大地主,参加过戊戌变法;父亲曾留学日本海军军官学校,是北洋政府的高级官员;丈夫先后出任民国时期驻澳大利亚外交官、上海市政府外交顾问和亚细亚石油公司(即壳牌石油公司)上海办事处总经理。


她受过良好的教育,先后就读于天津中西女中(另有一说在南开中学)和燕京大学(当时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后来更是赴伦敦经济学院留学,并取硕士学位。也是在伦敦留学期间,郑念遇到了正在攻读博士的丈夫~



她容貌气质出众,在中学读书期间便4次登上《北洋画报》封面。看照片,妥妥的民国美女~不仅脸美,而且有气质⁄(⁄ ⁄•⁄ω⁄•⁄ ⁄)⁄



优秀的出身、良好的教养、出众的外貌,郑念全都具备,当然够格称为“名媛”。但这些只是她的基础,真正令她闪光的,是后面折射出的种种优秀品质和骨子里的优雅。

自食其力,撑起一个高雅而温馨的家


郑念一家在解放后的上海,依然保持着“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住有9个房间、4间浴室的花园洋房;有佣人、保姆和厨师;在香港的汇丰银行有存款;穿旗袍而不是解放服……


△郑念家别墅所在的太原路是典型的欧式建筑群落,号称“外国弄堂”


在上海的家,被一位老朋友称作是“这个色彩贫乏的城市中一方充满幽雅高尚情趣的绿洲。”连郑念自己也对自己家充满自豪感:“我的居所,虽则称不上华厦美屋,但就是以西方标准来说,也可属于趣味高雅的了。”


范主通过《上海生死劫》书中的描述,为大家还原一幅郑念家中的图景:


餐厅的基调是蓝白色调,餐桌是红木的,上方挂着当代名家林风眠的大幅浅蓝色油画作装饰。餐具橱里陈列着蓝白青花瓷器,而花瓶则是康熙年间的古董。


△参考下林风眠的画风,不是她家那副


房间的一角是座描金屏风,嵌满了象牙的古装人物,工艺非常精湛。一些古玩瓷瓶被十分艺术化地陈列在红木架上。古董柜里摆放着白玉人像、玫瑰水晶香炉,以及她长年精心收集的优等玉石雕刻。就连插康乃馨的花瓶都是乾隆时期的古董。


△郑念(右)与独生女郑梅平(左)的合影,范主猜她们身后就是那座“描金屏风”


除了精致的收藏品,她的家居布置也十分温馨典雅:窗上有帆布篷遮,凉台上垂挂着绿色的竹帘,就连窗幔也是重重叠叠的。白沙发上放着一对缎面的大红绣花靠垫。花园里放着柳条藤椅,可以边喝茶边。


她家有丰富的藏书,从经典中外名著到香港和英国进口的杂志。她还有丰富的唱片收藏,和唱片机。女儿梅平和她的朋友们最喜欢到家里听立体唱片。


△上海电影专科学校全体师生合影照,梅平是那里的学生


下午茶这种现在正流行的装逼模式,是郑念的日常。她用下午茶招待外国朋友:“一银质托盘,上面搁着我最好的瓷器茶具,一盘堆得满满的英国式小蛋糕及切得薄薄的三明治。”



范主最佩服的一点是,郑念维持这种高格调的生活,靠的是自己努力工作带来的经济实力。1957年郑念的丈夫去世后,她被聘为亚细亚石油公司的总经理顾问,代他们解决一些在那个时代资方经常会遇到的一些棘手的麻烦及种种困难,周旋于公司、政府和工会之间。



“而我依然能一切照旧,这不仅因为我具备有维持我旧有的生活方式的经济实力,而且也因为,我是统战的对象。”


我为能胜任这么一个世界著名公司的女主管职务而觉得幸运。


——《上海生死劫》郑念


面对抄家乱象,依然冷静并优雅着


8月份的一个晚上,郑念正独自在家,三四十个15~20岁的高中生撞门而入——他们是来抄家的红卫兵。想象一下,家里忽然来了几十号气势汹汹的陌生人,而且这些陌生人破坏力极强,把她的鲜花拂到地上踩烂,一棍子敲碎她家的镜子,是不是很可怕?


郑念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形:“我听到楼道上下不停的脚步声,砸烂玻璃器皿的声响,还有猛击墙壁的声音。似乎他们不仅仅在查抄室内的财物,而是要把房子都拆了似的。”



但就是这样兵荒马乱的情况下,郑念依然冒着被殴打的危险,用“可以去香港拍卖为国家赚外汇”的理由说服他们不要“破四旧”打碎珍贵的古董。在她的努力之下,明代的德化窑名家雕刻观音像、大青花瓷盆、顺德蓝白花瓶、苹果绿(翡翠制)永清花瓶、雕有荷花的宋朝瓷鼎等数十件珍品才得以保存完好。


△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明德化窑白釉“何朝宗“款观音像。郑念当年奋不顾身抢救下来的观音像,范主认为和这尊非常相似。


善良的郑念,甚至帮助一名偷拿她戒指和手镯的女红卫兵打掩护,让小姑娘有机会把偷拿的东西“不着痕迹”地还回去,免于被同伴批斗的命运……


经过“打砸抢”的一夜,郑念面对要拉走她冰箱的红卫兵,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吩咐厨师为她准备早餐。她坐在厨房里的桌子边,吃着配牛油和果酱的吐司,淡定地呷着咖啡,甚至还有心思告诉红卫兵小姑娘咖啡是什么。这份面对飞来横祸从容不迫的气度,范主非常欣赏并羡慕。



即使身陷囹圄,也无法把她的优雅变成狼狈


再后来,郑念被诬陷为特务,被迫入狱,关在单人间的牢房受尽折磨。在如此绝望的逆境中,她没有屈服和妥协,依然保持着自尊和最后的优雅气度。


她的牢房爬满蜘蛛网,墙壁因年久失修而泛黄不满裂缝,水泥地面污迹斑斑,窗子也生了锈。床是粗陋的窄木板,室内充斥着霉味和灰尘。她说:“我有生以来,从未接触过,也没想象过,世上竟会有这么一个简陋又肮脏的地方。”


换作别人突然遭遇牢狱之灾,被关在从未体验过的脏乱牢房,恐怕情绪已经崩溃。而郑念,却努力在有限的条件内,尽可能地创造出好一点的环境。



她用毛主席语录中“以讲卫生为光荣,不讲卫生为可耻。”使难缠的看守不得不借他扫把和清水,将整个牢房来了个“大扫除”:将床板彻底洗净,擦干净窗户以便让阳光照进来,洗净便桶,甚至还洗了自己的衬衫。要知道,这些活在入狱之前都是由佣人做的,无需她动手。


将牢房打扫干净只是第一步,接下来郑念靠自己的双手和生活的巧思,改造着不堪的牢房环境:她用饭粒当浆糊之用,把手纸贴在沿床的墙面上,防止睡觉时灰尘掉落。她用针线将两块毛巾缝起来,给水泥马桶做了个垫子;将手纸垫起来缝好,给存水的脸盆做盖子;甚至裁了一块手帕做成遮眼罩助眠。



牢狱生活可能摧毁人的体力和精神。体力方面而郑念自编了一套操练动作,让自己从头顶到脚尖都能得到运动。脑力方面,她背诵毛泽东一些文献,为自己和看守斗智斗勇提供素材。当她背腻了毛选,又改背学生时代的唐诗,美好的诗词让她可以在幻想中摆脱囚笼。


有段时间,她的手被长时间反铐在背后,手腕血肉模糊。但即使拼着手部致残的后遗症,她也坚持每次上完厕所都拉上西裤的拉链,只因为敞开裤链太落魄、太失体面了。她也不会因为肉体的折磨而放声嚎哭,向看守祈求,因为她受到的教育中那是幼稚的。



看守她的人都承认想不到一个阔太太适应力可以这么强,精神力可以这么顽强。最终郑念平反出狱,没有“揭发”任何人,没有承认任何莫须有的罪名。


她的优雅,延续到大洋彼岸


因为女儿的不幸去世,郑念离开了心爱的祖国。她的心底是不舍的,否则当年在伦敦学成,也不会和丈夫双双回到当时还在打仗的民国。但梅平的死令她伤心绝望,以65岁高龄漂洋过海。临走前,郑念把她的15件珍贵文物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



来到美国后,她积极融入当地生活,自己在高速上开车,自己去超市购物等等。不可磨灭的一笔是她用英文写下了一生中唯一一本书《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这本书非常畅销,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


当中文译者程乃珊因为未经郑念同意,擅自翻译出版《上海生死劫》而惴惴不安地向她道歉未经时,郑念爽朗地笑起来:“这不是很好吗,让内地人也能读到我的书,我要谢谢你和你的母亲。”



郑念的晚年生活十分优渥。她住在华盛顿的高级公寓中,家中和从前一样布置得十分有品位,满屋是书。


现在,郑念已经安详辞世。她和女儿梅平的骨灰,都撒入了浩瀚的太平洋,范主相信她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相遇。郑念的一生,从出生直到去世,始终保持着尊贵和优雅。



不因富贵而丧失同情心,

不因绝境而自暴自弃的郑念

才是堂堂正正的一代名媛。


来源微信公众号『商务范』,微信号:bfaner


·END·

潇湘书院

让世界看到·我们的小说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投稿&合作邮箱:xxsywsp@xxsy.net



听说美文和小说更配哟!


本站内容由搜索引擎技术自动搜录所得,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 zorhand.com Some Rights Reserved,冀ICP备11008919号